首页 > 暂未分类 > 娃综结束病美人就离婚 > 17、第 17 章

17、第 17 章

目录

    好像莫名其妙成了四个人当中的那个“外人”,商书霁“忍辱负重”地去弄窗帘了。www.chendiange.com

    而商静棋和商静姝觉得他们俩这次干得真漂亮!一定让爸爸和叔叔都很满意!

    目送商书霁走进卧室后,两个小孩又看向了宣织夏。

    商静姝小声地说:“看吧,我们都说了不会再讨厌你了,跟你说对不起是真心的!”

    商静棋重重点头,又有点扭捏地问:“那……你现在原谅我们了吗?”

    宣织夏莞尔:“如果答案对你们很重要的话,那我可以回答。没关系,我原谅你们了。”

    两个小孩霎时高兴了,眉飞色舞就差原地跳一跳。

    宣织夏又温和道:“其实,你们没必要这么在意的。从你们的立场来看,讨厌我很正常。当然,往药碗里放盐巴这个程度就不太合适了。除此之外,倒也不用因为之前讨厌我就觉得很惭愧。”

    闻言,商静棋和商静姝都有些迷茫。

    宣织夏弯了下唇:“正如我身为你们名义上的后爸,但我并没有拿你们当家人看待,也没有觉得你们是小孩子我就该照顾着哄着你们,你们对我而言和这个节目上其他家庭的小孩甚至没有太多亲疏远近的差别,而我不会因此觉得我有错、需要改正。”

    “你们现在这样,会让人觉得你们很在意我的感受、我对你们的态度。这个状态对我目前并没有影响,反而还有好处,但我不希望你们之后哪天又‘清醒’过来,觉得是我占了你们便宜。”

    两个小孩越听越听不明白,小小的脑袋瓜里塞了宣织夏这一堆话,像是脑子里有一坨缠在一起的毛线。

    商静棋挠了挠头:“你……你是觉得我们现在不对吗?”

    宣织夏拿起放在手边的矿泉水,喝了几口水润喉,然后微微摇头:“谈不上错与对,只是觉得你们或许并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商静姝皱着小脸:“我们知道的!你……我懂了,你是说我们现在对你太好了,你觉得我们肯定会像之前讨厌你,可是现在又不讨厌你了这样,以后又从不讨厌你变得还是很讨厌你,对不对?”

    宣织夏现在不是很想动脑子,乍听商静姝的“讨厌”与“不讨厌”,居然有点晕。

    理清头绪后,宣织夏失笑:“我没有觉得受宠若惊,我要是会有这种不好意思的念头,那我现在都不能这么安稳地躺在这里。我只是觉得,你们没有必要这么在意和我的关系。”

    商静姝却摇摇头,突然眉头也不皱了,掷地有声地下结论:“是你想太多了!我们才没有对你很好!我们只是不讨厌你了,但也不喜欢你,跟你说过了的!”

    “就是!我们才不在意你呢!我们……”商静棋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接着说,“我们只是不想做坏孩子,我们想要做好孩子,我们不是对你好,只是想要菩萨看到我们有改正!你想太多了!”

    商静姝又小大人似的,似模似样叹了声气:“唉!我们只是帮你说了一句话,我们还说你什么都不会呢,你就觉得我们对你太好了,怕我们以后对你不好,你好笨啊……”

    商静棋灵光一闪:“啊!我想起来了!我们以前在福利院喂过一只很小的流浪猫!”

    这个话题,商静姝马上接上了话:“哦,对!那只猫好小好可怜,但是我们也没有很多吃的,所以只能给它一点点剩饭,但是它吃得很开心,本来不让我们抱的,吃完就黏着我们不走了,院长妈妈发现后还很担心,怕流浪猫身上有跳蚤……”

    商静棋叹了声气,对宣织夏说:“叔叔,你有点像那只小猫……”

    两个还没满五岁的小孩,用一种近似默哀的“你好可怜”的目光看着宣织夏,欲语还休。

    宣织夏:“……”

    这两个小孩的思维方式有点抽象,理解方向也过于曲折,联想能力更是水平高超。

    要不是他们俩在可怜的对象是他自己,宣织夏都差点信了这通分析。

    “你们……算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宣织夏无力道。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想要抓紧时间午睡一会儿。

    商静棋和商静姝又叹了声气,似乎非常成熟稳重。

    为了不打扰宣织夏睡觉,他们还非常善解人意地走到了门外,蹲在屋檐下,很小声地商量起来。

    “唉,他一个大人,这个样子真是可怜,好孩子要助人为乐,我们以后再多帮他一点吧!虽然我们没有对他好过,但以后可以稍微好一点点!”

    “嗯!他看起来很担心我们会反悔,如果我们真的不对他好,他会很难过的,那样就好像是我们又做错了,好孩子不能再犯错了!”

    对此,直播间观众们表示——

    【我有点懵……】

    【两个小孩说得头头是道,但……宣织夏没这么脆弱吧?我是说心理状态】

    【宣织夏的意思难道不是说,他根本就不在意棋棋和姝姝之前讨厌他,也不在意棋棋和姝姝现在跟他道歉,所以让棋棋和姝姝放宽心?我理解错了?】

    【宣织夏可能错就错在说得太复杂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两个孩子好可爱】

    【e是不都说小孩子很敏锐吗,如果这就是他们的真实感受,那说不定就是真的呢?】

    【有道理啊,宣织夏身体这么差,生活中应该挺不方便的……】

    【可是,我老婆都被两个小孩的脑回路给弄懵了哎!不用给我老婆贴缺爱小可怜的标签啦】

    【是的,我也觉得没必要往宣织夏身上贴这种标签,小孩子的理解比较天真善良罢了,宣织夏的状态是真的松弛随性,这种状态装不出来的】

    【身体弱不等于什么都弱,宣织夏就是典型和自己的身体情况达成了和解,所以反倒心理很强大,我是这么觉得的】

    【只有我觉得两个孩子是想和宣织夏亲近,但是又怕商书霁不高兴,所以虽然自以为很坚定地不喜欢宣织夏,但下意识在合理化自己亲近宣织夏的原因吗?】

    【笑死,还在干活的商总根本无人关心】

    【哈哈哈哈哈原本坚定和爸爸一边的两个小孩已经在商总不知情的时候倒戈了】

    【这一家四口好有趣啊】

    商书霁用细绳、衣柜里多余备用的床单、窗户两边原有的钉子,给两间卧室都挂上了朴素的“窗帘”。

    等他做完这些,时间也快到下午三点了。

    宣织夏睡了近二十分钟,醒来后精神好了许多。

    就是商静棋和商静姝这两个小孩,看他的眼神里还是满含脑补了十万八千里的怜悯,有点诡异。

    宣织夏轻啧了声:“你们要是喜欢我可以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两个小孩霎时瞪大了眼睛,坚决不认。

    “你、你不要再胡说了!才不喜欢你!”

    “就是!爸爸你不要相信叔叔的话!”

    商书霁神情淡漠:“别玩了,准备出门。”

    临近集合时间,五个家庭的嘉宾们都接二连三从自家房子里走了出来,隔着一段距离瞧见彼此的队伍,最后集中在了路边。

    一碰上面,高风和尚碧树夫妇就把满脸桀骜不驯的儿子高尚推了出来。

    高风对商书霁歉意地抱笑说:“唉哟,商总,真是对不住啊,我们家高尚太顽皮了……”

    其他三家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疑惑和好奇。

    尚碧树又看向商静棋和商静姝两个孩子,主要是商静姝:“姝姝啊,没吓坏吧?叔叔阿姨都听人说了,高尚突然出现在你们窗户外面,把你给吓着了,阿姨先代高尚跟你们说声对不起啊。”

    “但是呢,其实高尚哥哥不是故意想要吓唬你们的,他当时只是想要去找你们玩。但上午的时候你们小朋友之间不是有点不愉快吗,高尚哥哥他就是担心你们不和他玩,所以才偷偷摸摸的,没想到反倒把你给吓着了,这误会真是大发了……”

    不提上午的事的话,高风和尚碧树当下的表现还挺诚恳。

    奈何高尚仍然是那个不给亲爹妈面子,比起配合作戏他更会拆台的高尚。

    高风和尚碧树的话说完之后,还没来得及叫高尚配合着道歉解释,高尚已经抢先哼出了声。

    然后他嚷嚷道:“才不是!我才不想找你们玩!你们都是欺负人的坏孩子!我最讨厌你们了!都怪我爸爸妈妈非要我去找你们玩,我才不想呢,吓死你活该!胆小鬼!”

    当场气氛顿时有些凝重。

    商静姝本来还在纠结要不要答应尚碧树的道歉,听到高尚这席话,她顿时小炮仗一样炸了。

    “你才是坏孩子!只会耍横!跑步比赛输了就怪姐姐跑得太快,自己摔倒了还只会哭,只会叫爸爸妈妈,你爸爸妈妈不管你你就只会喊爷爷奶奶,你最差劲了!好丢脸!爬别人窗户被发现了只会逃跑,你不只是胆小鬼,你还是只会哭的鼻涕虫!没人和你玩的坏孩子!你会被菩萨变成小牛的!”

    商静姝越说越快,有理有据,铿锵有力。

    但她最后这句孩子气的话,还是让本来凝重的氛围变得轻松了点,大人们都或多或少沾染了点笑意。

    孩子当中年纪最小的姚疏月歪了歪头:“姐姐,为什么菩萨要把他变成小牛啊?”

    商静姝哼道:“因为他是坏孩子!”

    “你、你……你又欺负我!我……”高尚生气地想要还击。

    商静姝掏出口袋里的放大镜,像个逮到了犯人的小侦探,气势十足地指向高尚:“你怎么样?你又要哭了?”

    商静棋在旁边捧哏,学着上午高尚的模样,抬起手擦眼睛:“呜呜呜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叫爷爷奶奶来打你们!”

    大人们见状有点头疼,但小孩子们没想那么多,就觉得商静棋学得好玩,忍不住笑了起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