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娃综结束病美人就离婚 > 11、第 11 章

11、第 11 章

目录

    商书霁、商静棋和商静姝,还有正在看直播的人们,在宣织夏这句“算命先生”之后,一时都陷入了沉默。www.chenfengge.com

    而宣织夏闭着眼睛,万事大吉。

    若是商书霁直接上前把宣织夏从躺椅上扯起来,宣织夏自然是挣脱不开的,但商书霁没有跟人起肢体冲突的习惯,那样太难看,显得像是他气急败坏。

    所以沉默过后,商书霁放弃了宣织夏这块难雕的朽木,并借此对商静棋和商静姝说:“这便是专业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虽然彼此都心知肚明这说出的话取信不了任何人,但在对方没打算跟你较真或是撕破脸时,很有用,但不建议多用。”

    商静棋和商静姝茫然地点头,听得半懂不懂,只知道宣织夏好像有些赖皮。

    宣织夏安之若素。

    直播间观众大为震惊——

    【啊?啊??啊???】

    【这么好的单独相处机会啊!宣织夏你别躺了!】

    【就算想要引起商总注意,这欲扬先抑是不是抑得太过了……】

    【为什么一定要阴谋论,宣织夏就是真的不想出门不行吗?】

    【笑死,商总都无语了】

    【呜呜心疼我老婆的身体,老婆你还是别和商总离婚了,你跟着我吃苦我心疼】

    【哈哈哈哈哈前面那个坚持喊宣织夏老婆的朋友哈哈哈哈】

    【虽然一大清早就跟着节目组出了门,但算命大师说我今天不宜出门哈哈哈哈】

    【虽然不太积极向上,但这摆烂的态度我爱了!】

    【无语,上节目睡觉来了?有本事就继续躺下去,回头开始讨好商家人就是打自己的脸了】

    【奇了怪了,怎么算讨好?人家户口本上一家的,就算精神好的时候想和家人拉近关系又怎么了?我老婆怎么你了?两个孩子帮着他说话的时候,有谁觉得是孩子在讨好后妈吗?】

    【不要吵不要吵!这不挺有看点的吗!偷懒还是勤奋我都无所谓,反正有看点让我开心就行】

    宣织夏不肯出门,商书霁也不再纠缠,带着两个孩子找出来的那二百块生活费独自出去了。

    商静棋和商静姝气势汹汹继续找生活费红包,还拿出了侦探服装配套的放大镜,煞有其事、很严肃认真。

    房子本身不大,节目组也不可能把红包藏在危险地方让小孩子去找,所以这个任务并没有太大难度,没过多久剩下的五个红包也被找了出来。

    一共十个红包,每个红包里放着张数不等的十块钱,最开始找到的那五个一共有两百块,后面这五个红包加起来一共是一百五十块。

    总共三百五十块钱,一家人在村子里过一个星期,日均生活费五十块,按本地的生活水平来说,节目组倒不抠门。

    红包找完了,两个孩子就没事做了,干脆就找宣织夏说话。

    “你睡着了吗?”商静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宣织夏的肩膀。

    宣织夏懒洋洋地睁开眼。

    两个小孩自己搬了凳子,坐在宣织夏的躺椅旁边。见宣织夏没有睡着,商静姝就问他:“你没有睡觉,为什么要偷懒呢?”

    宣织夏在躺椅上假寐这么久,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反正又睡不着,索性便提了点精神,和他们说起话来。

    “我没有偷懒。”宣织夏淡定道。

    商静棋和商静姝睁大了眼睛。

    商静棋:“可是,爸爸叫你出门买东西,你都没有去。”

    宣织夏点点头:“但我说了原因的啊。”

    商静姝歪了下头:“那不就是偷懒吗?”

    “不是。”宣织夏一本正经,“你们觉得偷懒是什么意思?”

    两个孩子仰着头。

    宣织夏由躺改为坐,继续道:“偷懒,是不是意味着一件应该做的事,但由于懒惰而没有去做,从而造成了不好的后果,例如让一件本来可以早点完成的事情结束得更晚了,或者给同伴增加了任务、带去了麻烦?”

    两个孩子听得认真,跟着点点头。

    宣织夏又问:“我不和你们爸爸出门买东西,给他添麻烦了吗?他会因此花更多时间去买东西,回来得更晚吗?”

    商静棋和商静姝犹豫了下,互相看看。

    然后商静棋迟疑地反问:“不会吗?”

    “当然不会。”宣织夏果断道,“我刚才不愿意出门,说了好几个理由,你们再仔细想想呢?”

    于是当着宣织夏的面,两个孩子讨论起来。

    “他说太阳大,晃眼睛。”

    “我知道了!晃眼睛他就会不舒服,不舒服他就会走不动路!”

    “就像刚才那样,其他人都走了,我们也可以走,但得留下来等他一起!”

    “而且还要爸爸帮忙拿行李……他的力气和我们差不多哎!”

    “才不是,我们能跑步,能抢最好的房子,要是他去抢,肯定抢不到!”

    “那如果爸爸带他出门买东西,是不是反倒会更慢啊?”

    “是吧……他不能拎东西,爸爸还要照顾他,肯定会更慢的!”

    “咦?所以宣织夏说得对吗?”

    听到这里,宣织夏满意地挑了下眉:“那现在你们说,我有没有偷懒?”

    商静棋和商静姝被他说服了,有点别扭地摇头:“没有……”

    宣织夏怡然自乐,感觉这两个小孩还挺好糊弄。

    接着两个孩子看到宣织夏从躺椅上起来了,下意识追问:“你干嘛?”

    宣织夏慢悠悠回答:“看看房子。”

    商静棋和商静姝现在没事情做,下意识就跟着宣织夏一块儿行动了。

    转到厨房,宣织夏看到墙角的柴、需要人工烧的灶,略显沉默。

    希望多才多艺的商书霁先生会烧火做饭吧,宣织夏不抱希望地想。

    逛完了,宣织夏就把还放在堂屋的、自己的那个行李箱移到了剩下那间卧室里。

    之后,宣织夏回到了躺椅上,继续无牵无挂地休息。

    商静棋挠了挠头:“你不帮爸爸把行李箱也拿进去吗?”

    宣织夏看了一眼商书霁的行李箱,回说:“没经人同意就碰人东西,不礼貌。”

    商静棋眨了眨眼。

    商静姝灵机一动:“你就是懒吧?”

    听到这话,宣织夏的眉尾轻挑:“不能胡说。只剩下一个房间,你们觉得你们爸爸会愿意将就和我分享吗?我不动他的东西,是给他省点事,免得回头他还要再搬出来。”

    商静棋歪了下头:“啊……可是,这样的话,爸爸不就没有房间睡觉了吗?”

    商静姝:“是不是应该和爸爸商量一下啊?”

    宣织夏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既是同样不想和他分享房间,也不想让自己吃苦受罪没床休息,所以就不商量了,如果你们爸爸回来看到后生气,把我的行李箱从房间里丢出来,到时候再商量吧。”

    两个小孩瞪大了眼睛。

    今天宣织夏一直在“挑战”商书霁的权威,这让在商书霁面前连撒娇都不敢的两个孩子几度震惊。

    现在他们也没想起来挑宣织夏的错、跟宣织夏对着来,而是追问道:“那如果爸爸不介意呢,把他自己的箱子也拿进了房间,你要怎么办?你要自己搬出来吗?”

    宣织夏蹙了下眉,又舒展开,放弃挣扎地说:“那就随便吧,也可以学你们房间那样,床中间隔道‘墙’。反正我不折腾自己,但也不想得罪你们爸爸,毕竟今天刚开始上节目,接下来一个月还指望他干活呢。”

    商静棋和商静姝:“……”

    两个小孩大受震撼,过了会儿,商静姝小声问:“可是……你今天不是一直在让爸爸不高兴吗?”

    商静棋:“这也能算不想得罪爸爸吗?”

    他们俩问得很真诚,坐在小板凳上微微仰头看着躺椅上的宣织夏,两双眼睛里盛满了求知欲。

    宣织夏莞尔,否认道:“我自己都不爱生气,怎么会故意让别人不高兴呢。我生过你们的气吗?”

    商静棋和商静姝回忆一番,然后发现……宣织夏这个坏人居然都没有生过气!好神奇!

    两个小孩都摇摇头。

    宣织夏又问:“我身体不好,拿不动行李,出不了门,是我故意的吗?”

    两个小孩又摇摇头。

    于是宣织夏无奈道:“所以,如果你们爸爸真的因此生气了,那是我的错吗?”

    商静棋和商静姝的脑子已经被宣织夏的逻辑灌满了,下意识继续摇头。

    宣织夏满意地闭上了眼,说:“好了,说这么多话,我又累了,我要休息了……希望你们爸爸有买水回来,我都渴了。”

    厨房里没有烧水壶,整个房子里更没有饮水机或是瓶装水之类的存在,用灶上的锅烧水有些超过宣织夏的能力了。光是想到去尝试烧柴起灶,宣织夏就觉得已经呛到了不少灰,想要咳嗽。

    至于直接喝凉水,哪怕这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是干净的山泉水,那也不在宣织夏的肠胃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毕竟山泉水大多浸心凉。

    宣织夏无奈地想,先渴着吧,要是商书霁回来的时候没有买饮用水,那再想办法。

    他想休息了,两个孩子却还想说话。

    纠结了会儿,商静姝小心翼翼戳了下宣织夏的手背,说:“可以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宣织夏没有睁眼,很轻地“嗯”了一声。

    商静姝就问:“就是啊,我突然想到,虽然你说你没有偷懒,但是……你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啊?对不对?我有点想不明白了。”

    宣织夏:“……”

    他想说,你这分明是想得太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