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改嫁后龙傲天回来了 > 18、我真不想出风头

18、我真不想出风头

目录

    姜雪青在马车里摆弄自己的贴身内甲。www.muxiage.com

    内甲柔软服帖,从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异样,有点像保暖内衣,长衣长袖基本上除了露出来的脖子脑袋手脚不能护着其他地方都没问题了,不愧是铁二柱出品。

    他满意的看来看去,同时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

    奇怪,他越听越不对劲。

    顾执好像在外面做了什么,自从出去骑马后那些讨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没两分钟现在已经听不见了,明明大家还在聊其他的偏偏不敢再提他了,肯定是顾执搞的鬼。

    这么一来大家岂不是又要觉得顾执喜欢他?不行,他得来一些狠的。

    思索的功夫很快太子殿下和长公主殿下就来了,由于在场有男有女有哥儿,他们便免了大家的行礼让所有人继续待在马车上,浩浩荡荡的马车队列很快出发。

    檀香寺并不远就在京城郊外,清晨出发大概下午就能到,晚上在寺内住一天,明天上午去祈福明晚就能回京。

    随着马车轰隆隆走动,姜雪青撑着下巴回忆原著剧情,没一会就眼睛一亮想到了。

    书里在快到檀香寺时有一个小插曲,有一位哥儿相当倒霉,在队列走进苹果树林时恰好有一颗苹果树因为昨晚被雷劈过忽然倒下,虽然没朝车列的方向倒,但是噼里啪啦直往下掉果子,蹦来蹦去的苹果正好把其中一只马儿吓了一跳,惊得翻车了。

    那惨惨的哥儿直接被扣在马车里,一群羽林军不得不出来一起抬马车,众目睽睽下将里面狼狈的哥儿拉扯了出来,还是好心的容丽及时赶到拿了个帷帽给他戴上,因此让容丽在京中得了善良的美名。

    虽然这哥儿没受伤但也当着全京城贵圈的面丢了人,据说回去后郁闷了好久。

    想到这姜雪青笑了,很好小哥儿这次你不用郁闷了,这个人今天我来替你丢!

    不过首先得想办法把顾执支远点,不然有他那一身功夫在马车怎么可能翻得了,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姜雪青都没敢在车里睡觉,一直边吃东西边等待时机。

    日头很快来到下午。

    窗外也由香喷喷的街景变成了叠峦叠嶂的树林,山路不好走颠得姜雪青很快就没了胃口,忍不住把窗帘拨开一条缝透气。

    也不知道顾执是后脑勺长眼睛了还是耳朵太尖,他刚拉开一角顾执就骑着马靠近:“我可以上车了?”

    姜雪青没想到他竟然还惦记这个,一时无语:“还上来做什么呀,应该都快到檀香寺了吧。”

    顾执却不说话了,一双狭长凤眼定定看着他,突起的喉结滚动。

    他轻声解释:“我不喜被旁人看,只能是夫人来看。”

    撒谎,姜雪青心里摇头,龙傲天最享受哥儿们的注视了。

    不过他还是被盯得有点不自在,正要重新拉上帘子,忽然发现地上有一颗青涩的苹果。

    诶?这么快就到了。

    他眸光一下亮了,顾执顺着他目光也看到了,冷沉嗓音前所未有的好听:“前面有一片苹果树林,想吃苹果?”

    姜雪青差点就要给他鼓掌了,笑容真诚丝毫没作假:“想吃!”

    顾执却摇头:“这边树上的苹果不能吃。”

    “为什么?”

    “佛门禁地不许杀生,所以不捉虫。”

    啧,看来顾执是摘来吃过呀,没想到看着少年老成的他还有这样一面。

    “那我吃青苹果,”姜雪青往外瞧了一眼,伸手指了指极远处独立于苹果林外的一颗小小树苗:“我要吃那颗树上的,这么小里面的虫子总该少吧。”

    顾执挑眉:“不怕酸?”

    怕,姜雪青最吃不了酸,但他戳了戳顾执骑马的腿,下意识抿唇,松开后红唇洇出一点湿亮痕迹:“这不是还有你帮我吃吗?”

    这次顾执终于没拦着了,整张脸涨红到跟冒火似的骑着马就朝那边狂奔,看得姜雪青捂嘴偷笑,果然这招好用顾执根本没法接受他的触碰,这不就吓跑了,以后可以多试试。

    他探头往外看,不得不说真正会骑马的人就是不一样,核心相当稳上半身根本不会乱晃,手长腿长当真是英姿飒爽。

    同样的,他骑马速度也是相当之快,眨眼间就跑出了好远。

    姜雪青这下后悔刚才怎么没指更远点了,怕他回来太早赶紧让车夫先靠边停下,小声道:“我们先等一会将军。”

    不过说是这么说,其实他是在找后面那个倒霉哥儿的车,很快目光就锁定了距离他不远的檀木马车。

    等到那辆马车即将来到他们面前时,他让车夫赶紧驾马,跑到他前面插了个队。

    突然被插队那檀木马车被逼得顿了下,耳边隐约传来了一点哥儿的抱怨声,声音好像有点耳熟不过姜雪青也没出去看,而是紧张的拉开一点前面车帘,专心寻找被劈过的苹果树。

    苹果林不大,应该马上就到了。

    同时他还分心朝顾执那边瞟,见顾执已经到了小树苗那开始选果子了,一时有些着急。

    好在果子似乎不好选顾执一直在挑,前面的雷劈苹果树很快就被他给找到了,就在拐弯不远处,乍一看还算完好其实仔细看只有一点树根还连着了,马上就倒,前面那些车还有说有笑的丝毫没发现异样。

    姜雪青立刻朝马车后面缩去,准备待会一翻车就大喊大叫救命,其实要不是他里面穿着玄铁内甲不方便见人,他都想趁机弄破自己衣服了,反正又不是真哥儿不怕被男人看,趁机败坏名节更好。

    很快随着队列逐渐靠近那棵树,马车也越来越颠簸,这边石头和掉落的果子都很多,颠到姜雪青不得不扶着垫子。

    来了来了,马上就摔。

    随着他心里倒计时一结束,只听见外面轰隆一声巨响,紧接着传来噼里啪啦如同下冰雹一样的动静。

    耳边充斥着马儿们嘶哑尖利的叫声。

    啊啊啊——

    还没等姜雪青开始叫唤,前后突然同时传来了哥儿的尖叫,伴随着轰隆轰隆的翻车,偏偏姜雪青自己的马车稳稳当当停下了。

    什么情况?他猛地掀开车帘,就见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

    只见大树和原著相反,居然朝着他们车列的方向倒了,摔在地上摔得稀碎,前后两辆车的马儿竟然全都被吓到前腿直立,没脑子乱转一个往前一个往后跑,眼看着就要当着他面撞上了又赶快扬起蹄子急转弯。

    这可苦了后面车厢里的哥儿,马是躲开了,后面的车厢却因为惯性被狠狠甩得就要撞在一起,眼看着就要在他面前撞个四分五裂,两位哥儿半个身体都甩出来了。

    千钧一发之际,姜雪青想也没想奔出车厢使劲一拽,在马车撞上的前一刻狠狠将两人拉出来。

    轰隆!

    剧烈的灰尘扬起,碎木横飞,等白烟散去慌乱的众人就看到白衣哥儿如同仙子下凡般拉着两位痛哭哥儿的手,经历了那么大的事却泰然自若,一张脸狐眸雪肤红唇,妖艳如林中精怪。

    其他人这时才急忙匆匆赶过来,苹果树林里自发响起了掌声。

    “好、好漂亮的哥儿,是仙子下来救人了吗?”

    “佛门地界哪来的仙子,一看就是哪位英武将军家出身的。”

    “没见过诶,突然出现在这是孟尚书家的吗?没听孟叶提过他有这么厉害的亲人。”

    “旁边怎么是那铜钱马车?该不会是……”

    “呸怎么可能,那土哥儿定是在里面吓得不敢出来了。”

    此刻周围人七嘴八舌的夸赞,而姜雪青被两个吓到痛哭的哥儿紧紧拉住手,表情不是镇定,是傻了。

    他先是看向左手边曾被他拿着宫灯讽刺过的娇俏哥儿孟叶,又看向右手边清丽绝伦、眉尾悬着授金带的长公主殿下,终于明白自己闯祸了。

    完蛋了,他听着耳边络绎不绝的夸奖,想到自己出来救人时的闪亮登场,心想全都完蛋了。

    他终于明白刚才苹果树为什么会朝这边倒了,因为他改变了剧情导致长公主也来了檀香寺。

    看样子长公主古灵精怪不想坐公主轿辇,之前在广场上故意不让大家出来行礼,趁机和他那位私交好友换了马车。

    如果他刚才没让顾执去摘苹果,也没用自己马车来插队的话,这会英雄救美的就是顾执了,以他的轻功必然拯救的非常帅气。

    他竟然破坏了剧情自发生成的正宫与男主初见……

    反应过来后姜雪青被自己蠢哭了,捂着脸就想赶紧钻回铜钱马车里,偏偏下一刻,一道狂奔而来的高大身躯将他死死抱住,力道大得几乎要把他勒进血肉里。

    呃,胸肌贴脸的滋味谁懂,姜雪青脸蛋通红,一时间不知道是被挤得还是窘迫的。

    他听到了顾执几近哽咽的声音:“有没有吓到?抱歉我来晚了,以后再也不会留你自己在这。”

    姜雪青发现顾执演技是真的很好,赶过来时马都不要了直接轻功飞过来的,抱着他的手都在发抖,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然而他可是看过原著的人,区区一点小意外怎么可能吓得住战场上身经百战的龙傲天呢。

    姜雪青一时间有点着急,顾执别演了赶快去那边抱抱被吓哭的正宫吧,要知道长公主很早就开始暗恋顾执了,等长公主反应过来看到这一幕还不醋死,他可不想得罪正宫。

    想到这他赶紧说没事,努力挣脱顾执的怀抱想撺掇他去安慰那两人,谁知转眼又被另一个人死死抱住了。

    “呜呜呜吓死我了,多亏有你在,你好美啊好香啊本宫要给你重赏!”

    姜雪青懵了。

    他看向抱他那人飘荡的金绶带,难以置信自己先后被男主和正宫抱了。

    长公主你的醋呢……忘带了吗?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