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赤心巡天 > 第八章 摇断头

第八章 摇断头

目录

    自浴血逃出望月楼,姜望就没有完整地睡过一个觉,所以这一觉他睡得格外绵长。

    他做了很多梦,他梦到他在论剑台上大杀四方,梦到他修行一日千里,乘风破云,他梦到长空万里,五道流光快捷绝伦,五道……

    他醒了。

    他沉默地坐起,靠在床头,分不清那突来的是心悸感还是哀伤。

    他摇摇头,将心神收敛。

    此时窗外天色已入夜,而宿舍里还是只有他自己。

    姜望皱起眉头。

    杜野虎喝酒喝个几天几夜都很正常,但凌河从来都是循规蹈矩,不可能夜不归宿。

    枫林道院外门宿舍是几排连着的平房,他披衣出门,对面宿舍房门紧闭,隔壁左右都很安静,过道里莫名的有些阴冷。

    姜望随便叫住一个走过的身影,“这位师弟,见到凌河师兄了吗?”

    “凌河?没见过。”那人用极为呆板的声音回道。

    一边回话,一边摇了摇头。

    砰!

    他的头竟然就这样断掉,摔到地上,骨碌碌滚了几滚。

    他摇断了头!

    看着那个刚刚还在说话的无头身体,姜望只觉一股凉气从尾椎升起,直冲天灵。

    但他毕竟久经战阵,下意识便倒退一步,准备先撤回宿舍,至少取出兵器。

    可是宿舍门忽然关紧,推不开!仿佛在房间里正有一个人抵住房门,不让他进去。

    而此时那个无头的身体转了过来,张开双手迈开大步,向他跑来!那颗掉在地上的头颅更是在滚了几滚后蓦地弹射而起,更先身体一步撞向姜望!它长发披散,面目扭曲狰狞,鼻子塌陷着,两只眼珠子高高鼓起。

    午夜之恶鬼,夺命之凶魂。

    “装神弄鬼!”姜望暴喝一声,希望能够惊动其他宿舍里外门弟子,同时纵身暴退。

    这里是枫林道院,有五品修为的董阿坐镇。一察异动,必然镇杀!无论什么诡异邪物,也都必然不敢闹出太大动静。若能直接逃走,自然是上上之策。

    但那颗头颅的弹射速度太快,姜望根本来不及逃开。

    所以他退了几步,忽然腾空而起,将道脉里仅有的两颗道元之一灌入右腿,而后拧身一脚,空中反抽!

    道元催动爆发之下,他这一腿拥有远胜过往的巨力。

    神鬼妖魔的形象从来不止是传说,姜望虽未完全超凡,但早已见识过超凡的世界。他杀过人,见过血,早已砺出胆色。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那是颗球,那不是脑袋,那只是一颗球!

    砰!

    靴面与头颅决然相撞,头颅已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爆射而回,撞到那具前奔的无头身体上,将它撞了一个趔趄。

    蹴鞠射门!

    与此同时,姜望也感觉到脚背一阵剧痛,原来是在抽击的同时被那颗脑袋张开血口生生咬破鞋面撕下一条肉去了!

    伤口隐约泛青。

    姜望心知不妙,恐怕是尸毒之类的作用。

    但他以攻阻敌的目标已经达成,当下更不犹豫,转身就跑。

    几步奔至过道尽头,却被一层透明的元气隔膜所阻。

    那股力量并不强大,却十分坚韧,牢牢阻住前路。这是围杀之局!

    姜望心念急转,道脉里最后一颗道元决然爆开,凝聚于右肩上。

    他疯狂发力,合肩一撞!

    “给我开!!!”

    姜望只觉身体一轻,已经脱出了这两排宿舍间隔的过道。

    然后他听到了风声、虫鸣,归来外门弟子们的说话声……夜晚的声音。

    那个静谧的环境被打破了。

    “姜望师兄,你在做什么?”

    “师兄你怎么受伤了?”

    有看到姜望的外门弟子过来招呼。

    姜望听到熟悉同门的问候,明白自己已经脱险。他返身冲回那条过道,那里果然已空空如也。

    那具无头的身体和那颗头颅,也已经消失不见。

    而两边宿舍有人推开门不解道:“怎么回事,刚刚门怎么打不开?”

    更有一个惊恐的声音喊道:“死……死人了!”

    姜望率先冲进传来叫声的宿舍,这才发现了失踪的断头尸体。他和他的头颅,此刻就静静地躺在地上,面目依然狰狞。

    在墙角战栗不已的,应该就是他惊慌失措的舍友。

    对手展现出来的手段,至少有偏于左道的驭尸术,和正统的水行道术。或者说,对手不止一人。

    姜望心念急转,果断出声:“有妖人夜闯外门行凶,习有道术,已经超凡!实力应当在九品范围。诸师弟务必照看好自己,以五人一组行动,相互呼应!现在开始,封锁宿舍区域,不许任何人出入。我立刻去请示内院师兄!”

    惶惶不安的外门弟子们顿时有了主心骨,依言为之。

    姜望即刻转身,径往内院方向奔去。

    整个城东都是枫林道院和道院的附属产业,但较真来说,只有东城区正中那一圈以高墙围起来的院落,才算是真正的枫林道院。如姜望这样的外门弟子,都散住在道院四周。

    相较于外院门前的高大牌楼,富贵玉狮,内院的门倒是小得多,堪堪只能容四人并行的样子。只是仅从那在夜色里隐放光晕的、雕龙游凤的匾额,就可窥出精巧心思来。

    内院门前有一小亭,亭前唯有流云灯笼两挂,亭中唯有冰草蒲团一只。一个清俊的麻衣道士便盘坐于蒲团之上,闭目修行。这便是今日值守的内院弟子黎剑秋了。

    姜望奔行至此,匆匆一拜,“黎师兄,有左道妖人在外院行凶,已有一名师弟遇害了!请您去主持大局!”

    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每一个踏上修行途的内院弟子都是明星一般的人物,在道院里这么久,姜望自然对他们都不陌生。而对于黎剑秋来说,悍然发起道证决斗,引出院长亲自公证的姜望,自然也非无名之辈,况且作为值守他责无旁贷。

    因此他只听了一句,便按剑起身。

    “不必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叫黎剑秋立刻又收剑躬身为礼。

    院长董阿出现在内院门口,表情冷硬,甚至已经可以说是难看:“这事我亲自处理。”

    “尸气。”他看向姜望脚背给飞头撕咬出的伤口,伸出食指,不见其他动作,一根碧色尖刺便已凝成。

    姜望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脚面那处伤口此时已经化脓,开始流黑血,不由心中生怖。

    “丙等中品道术吞毒刺。这门道术很实用,可以用到中阶。”

    董阿一边随口解说,一边食指微点。

    超阶道术之外,一般道术分为四等十二品。浩瀚无边的道术海洋,穷尽一生也无法探索完全。每个踏上超凡之路的道门修者,一定要清楚自己最适合什么样的道术,并在不断的战斗摸索中,形成自己的战斗体系。

    那根尖刺投入姜望脚面伤口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几息工夫,碧刺就已经变得通体漆黑,而那处伤口已经不再见青黑之色,而是流出鲜红的血液来。

    姜望赶紧扯下衣角,将伤口包扎。

    黎剑秋不做声地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这时董阿才问道:“发生什么事?”

    姜望以最简短的语言把事情复述了一遍,便不再发表意见。他相信,也只能相信,枫林城道院的院长,会就他在道院被刺杀之事,给他一个公道。

    董阿的嘴角微微翘起,因为他严肃的表情,使得这个微笑格外森寒。

    “旁门左道,敢来枫林城道院作妖,这是不把道院放在眼里,不把我董阿放在眼里啊!”

    他道袍一展,五指张开,俯身按向大地!

    “碧玉笼!”

    以他的五指为中心,属于木道的无形力量向四面八方延展。

    整座道院所有的大门,轰然关上!并且蔓出枝丫,疯狂暴涨。

    院墙上的爬山虎如长蛇弹射而起,在半空中彼此交织。

    整座道院里的一切木制品,都发生异变。

    木椅生枝,木窗张爪,巨树破土,荆棘乱舞!

    整座枫林道院在瞬息之间,就在夜幕下变成了一座碧色的囚笼!
目录 书签
好看的穿越小说 在暧小说网 我在平行时空编织命运免费阅读 女侠且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港岛旧事最新章节 顾城书屋 模拟:从奇葩动物开始全文阅读 谁让他修仙的!百度百科 【重生】暴戾王爷的替嫁王妃软又娇 肝在末世加点升级起点中文网 返回顶部